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农药> 行业资讯

灭生性除草剂将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http://www.aweb.com.cn
2015年09月10日 10:14 农博网

  除草剂行业在经历着颠覆性的变化。

  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灭生性除草剂了。百草枯被禁,给草甘膦、草铵膦提供了上位机会。从百草枯被禁用的命运,足以看出国家对高毒农药的整顿力度和决心。这个曾在除草剂市场上绝对独领风骚的产品却被颠覆。有人替百草枯喊冤,也有人呼吁给百草枯留个活路……

  但,市场已经给出了回复。百草枯被禁后,从性价比来看,草甘膦或许会迎来一个春天;但从抗性及安全性来看,这个春天能持续多久?近两年,草铵膦成了国内企业登记、生产的热点。但是生产工艺的局限性,价格过高,则又是限制其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有人说,敌草快将会在百草枯被禁后迅速上量……

  而选择性除草剂经过市场洗牌,也在不断更相替代。

  但是,无论发生哪些变化,有一个方向是非常明确的:除草剂一定是朝向更安全,更环保的的方向发展,这也是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

  那么,这些新起之秀在市场上表现如何?能否在除草剂未来的发展中站稳脚跟?市场形势的变化,对除草剂企业都带去了哪些影响?

  这期,我们扒开现象,摆出问题,分析形势,再寻找可能的未来。

  年,灭生性除草剂进入多事之秋,拿两大吨位的草甘膦和百草枯来讲,草甘膦首次跌破2万,不再创造疯狂神话,百草枯面临被禁,即将悲情落幕,草铵膦虽然应势崛起 ,但市场份额越远远达不到预期……灭生性除草剂进入洗牌期,谁能抢占这个市场?

  百草枯正走向终结,留下巨大市场空缺

  百草枯正在走向终结!

  尽管大多百草枯企业都在呼吁,给企业一个过渡期和缓冲期;尽管百草枯是目前市场上灭生性除草剂中性价比最好的产品,没有之一;尽管对百草枯有抗性的草非常少,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然而,随着这个产品的毒性级别被修订为剧毒,注定了百草枯时代的终结。

  年7月1日,根据1745号公告,我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今年7月28日,农业部办公厅发布 《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第十七次全体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中提到: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建议不再受理、批准百草枯的登记申请,适时撤销现有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

  百草枯水剂的禁用及其他剂型登记政策的不明朗,无疑给整个百草枯产业链带去了非常大的冲击。据悉,中国百草枯年产量目前在八万吨左右,产能十几万吨。这次政策虽然保留了出口业务,但是一半以上的百草枯产品的销售都将受到影响。譬如,南京红太阳主要产品百草枯和吡啶的市场均价分别同比下滑38%和32%导致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8.99%。

  百草枯水剂被禁后,国内只有两家企业在新剂型上获得了登记,分别是山东绿霸的50%可溶粒剂(即颗粒剂)和南京红太阳的20%可溶胶剂。绿霸的50%可溶粒剂于2014年11月8日获得临时登记,有效期为1年;红太阳的20%可溶胶剂于2013年9月25日正式获得登记,有效期为5年。

  在市场调查中,大多企业对于百草枯水剂被禁都感觉比较可惜,百草枯超高的性价比是其他灭生性除草剂不可比拟的,但是也认同国家的政策。据了解,部分企业前期为开发百草枯新剂型投入了大量的精力,除了山东绿霸和南京红太阳,还有一些企业准备申请登记的新剂型诸如,山东科信生物化学有限公司的20%百草枯膏剂、50%百草枯可溶粒剂,山东天邦农化有限公司的25%百草枯膏剂、20%百草枯膏剂、安徽华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60%百草枯可溶粒剂等,由于政策的变化导向,这些企业的新剂型登记最终没有得到审批。

  在《纪要》出台后,众多行业、企业人士纷纷呼吁对百草枯手下留情,那么,会不会按照纪要内容实施,何时实施,国家对百草枯的政策如何,这是决定百草枯企业命运的关键。一旦全部按照纪要内容实施,企业所做的前期努力将付诸东流,资金投入将打水漂。

  山东绿霸是国内百草枯最大的生产商之一。百草枯在企业销售中占比在60%以上。董事长赵焱表示,“在国家关于百草枯新措施发布之前的这段时期,对企业来讲是非常难熬的。因为对于上规模的企业来讲,每一步规划都必须慎重,要做转型哪有那么容易,百草枯对公司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企业要想转型,没有几年的时间根本不行,要想看到转型效果,至少是五年以后的事情。”

  行业分析师杨益军认为,取得百草枯新剂型的将在证件到期后,不再受理续展登记,意味着在“适时撤销现有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之前,到2020年2月17日,我国的百草枯母药生产将彻底走向终结,因为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显示,目前涉及百草枯的登记有46个,登记有效期最长的是先正达的百草枯母药,有效期到2020年2月17日。按照制剂两年有效期的规定,在2020年9月25日之后,百草枯将在中国彻底终结。

  有人说,目前禁限用百草枯将会造成除草剂的空档期,从而导致农民无药可用,影响国家粮食安全。禁用之后,谁来填补百草枯这个巨大的市场空缺?

  在西方很多国家,百草枯被禁后,最终还是找到了能够满足生产需要的产品。农业部此次在百草枯禁用上也征询过企业的意见,我们应该相信,百草枯禁用后,虽然影响很大,但还是有办法、有条件给农民带去能够满足生产需要的产品的。

  草甘膦困境:复配制剂是其出路?

  如果说百草枯是此次灭生性除草剂中处境最悲惨的,草甘膦目前就是僵化期。作为最大的农药品种,曾经被无数人追捧的草甘膦行业正遭遇一段寂寞时光。原药价格也是一路下滑,持续低迷,一直在历史低位徘徊。对于草甘膦企业来讲,这段时期更是苦不堪言。

  草甘膦持续低迷,企业深受其困

  年开始,国内新一轮草甘膦投资热悄然兴起。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在内,新增产能动辄就是5万吨/年甚至是10万吨/年。截至2015年2月底,国内草甘膦登记企业共有410家,其中主要登记省份有江苏67家,山东62家,广西36家,河南28家,安徽27家,浙江26家,江西1家,湖南、广东、四川16家,湖北14家,河北12家,境外10家。产品829个,其中原药142个,母药10个,单制剂636个(379个水剂,255个可溶粒剂,1个水溶粒剂,1个水分散粒剂),混配制剂41个。

  疯狂扩产,导致草甘膦产能严重过剩,今年年初以来,原药价格一路下跌,几乎接近厂家生产的成本价。截至今年8月20日,草甘膦原药最低成交价格降到了18500元/吨。

  草甘膦企业不仅受价格低迷的影响,同时还受环保核查的冲击。从2013年开始的环保核查,给全国草甘膦生产企业带去了很大影响,国家对包括草甘膦“三废”排放标准提升、草甘膦税收政策调整以及草甘膦项目投资审批等都全面趋紧。今年5月26日,我国首例草甘膦污染事件企业被罚款7500万,同时有18名被告人员分别被判处六年至一年五个月的有期徒刑,这个事件可以看出国家对草甘膦的污染环境的重视程度。经过此番整顿,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淘汰一些小产能、高排放的企业,对行业会有一定的净化作用。

  月18日,南通江山农药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5半年业绩报告。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6.33%至15.6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下降90.10%至1641.32万元。业绩走低主要是由于公司主产品之一草甘膦市场持续低迷,报告期草甘膦产品平均销售价格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超过30%。草甘膦环保核查时期,又遭遇草甘膦价格的大幅下滑,给本来就处于低谷的草甘膦行业增加了更多阻力。

  有数据显示,我国草甘膦2015年上半年产量为20.42万吨,较2014年同期下降约为11%,产量呈现大幅下跌的态势。产能增加,产量下滑,这其中很大部分的原因与草甘膦市场利润下滑,工厂开工积极性下降有很大关系,另外还与环保核查带来的限制约束有关,并且采购市场需求不旺。

  抗性问题也是近几年草甘膦比较突出的难题。由于长时间大量单一连续使用草甘膦,杂草的抗性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到目前已经公布了有31种100多个生物的杂草对草甘膦产生抗性。草甘膦对土壤、作物的伤害也比较大。草甘膦通过内吸传导,容易对一些作物传导伤根。并且草甘膦的死草速度比较慢,需要一周至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死草。

  虽然草甘膦存在诸多问题,但是,由于价格低、防除效果比较理想、可复配性强,百草枯被禁后,草甘膦还会是国内很多厂家选择替代百草枯空缺的首选。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比较快速的增长,但是这个时期能持续多久?

  笔者认为,草甘膦在我国生命周期的长短与以下几点有关:一是草甘膦杂草抗性与用药风险并存,抗性问题前面已经说过,这个是比较棘手的问题,而草甘膦的安全性也遭受了质疑,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草甘膦可能导致一种致命的肾脏疾病,对人类、环境、作物存在安全隐患,都是影响草甘膦未来的命运因素。二是,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同时产能过剩,竞争激烈,企业缺少利润的支撑。因此,草甘膦快速发展的时间不会持续太久。

  草甘膦复配制剂成未来发展趋势

  草甘膦作为一种常规大宗产品,价格透明,渠道利润低,原药厂家有制造优势,作为制剂厂家的生存之道在于立足解决草甘膦存在的问题,即提高速效性和打抗性草,做出具有差异化的草甘膦。已经有相当多的企业在证件登记的时候,增加了许多草甘膦复配,来弥补草甘膦的抗性,因此,草甘膦复配品种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目前,草甘膦混配制剂主要是与2甲4氯、麦草畏、乙羧氟草醚、乙氧氟草醚、苄嘧磺隆、三氯吡氧乙酸、氯氟吡氧乙酸、精吡氟禾草灵、吡草醚等混配。草甘膦与麦草畏和二甲四氯的复配是当前登记以及应用比较多的两个方案。

  由于草甘膦的长期施用,杂草抗性问题凸显,与麦草畏复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草甘膦与麦草畏复配的产品对杂草的防除效果较好,对杂草抗性的出现有一定的延缓作用,预计到2017年全球市场需求约为3万吨左右。目前我国麦草畏产能约4000~5000吨,占全球产能的1/3。现有产能满足不了快速发展的市场需要,按目前产能计,市场缺口在60%左右。

  草甘膦与二甲四氯复配,从渠道上,可以规避单剂激烈的价格竞争,从效果上,可以提高草甘膦的速效性,三天见效,扩大对阔叶杂草、莎草的杀草谱,对于一些难打的抗性草如马唐、水花生提高效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草甘膦复配二甲四氯,因含有二甲四氯,不能用于双子叶作物,禾本科作物四叶之敏感,不推荐灭茬,如果要用于灭茬要空田间隔1个月以上。

  草铵膦是抓住机会还是盲目占位?

  草铵膦,在两年前就因为其独特的药效,以及百草枯扑朔迷离的前景被企业当做是一个潜力型产品,现在草铵膦的两大竞品,一个百草枯已然身处死刑,一个草甘膦正呈下滑之势,草铵膦的机会真的来了。

  于是,便引来了企业的投资热和登记热。据相关行业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已经有120余家企业在登记、销售草铵膦,以及草胺膦复配产品的增加,草胺膦的市场势必会扩大。近两年国内草铵膦总产能迅速增加,到今年年底预计能达到现在总产能的2倍。然而草铵膦的生产需要极高的工艺,目前在国内拥有较好生产工艺的企业不过数家,以浙江永农和利尔化学为代表。所以,笔者分析,不少企业的狂热登记不过是一个占位,这也极有可能造成资源的浪费。

  据了解,2007年前,市场上除看到过德国拜耳的保试达样品外,没有制剂销售;2007年,永农投入草铵膦生产后,草铵膦市场一分为二。永农也成为最早在国内进行草铵膦原药生产经营的企业,原药优势明显。据知情人士介绍,市场上主要的草铵膦原药都由永农把控,这样永农占领了市场主动权。不过,据利尔化学介绍,这几年来他们奋起直追,生产工艺也不断提升,正在逐步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他们有信心在未来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此外,市场上主流的草铵膦企业除新安化工,利尔化学外,德国拜耳,河北威远,江苏快达等企业,在市场上形成了主要格局。未来草铵膦的市场竞争态势会如何?有些大宗除草剂企业正面临着困境,草铵膦这块“蛋糕”对他们诱惑很大,有实力的除草剂企业必定会进入草铵膦市场,那么市场格局就有可能发生变化,形成多元化竞争态势。但是这需要时间,草铵膦生产工艺的极高要求是这些“外行”企业最大的障碍。

  一般情况下,草铵膦打入市场的首选窗口是华南地区。华南地区草铵膦销量近3050吨其中70%的销量集中在珠三角。利尔化学刘晓伟表示,草铵膦市场从企业发展的成熟度来讲,基本都是在华南地区会成熟一些,如广东、海南、广西、云南等地区是第一梯度发展市场。目前,浙江、福建的草铵膦市场正在增长,未来,长江流域、华中地区将是第二梯度发展的市场。但是,这种路线似乎也是限制草铵膦发展的主要因素。草铵膦只能在附加值高的经济作物区市场接受度高,而在全国其他地区的市场,非常难推进,因此,草铵膦想要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开来,具有比较大的难度。利尔化学产品经理刘晓伟认为,投资草铵膦是投资未来,今年利尔化学业绩增长略超预期,主要就取决于草铵膦的市场增长。但是,目前在国内草铵膦还不能给大多数企业带来实质性的利润,但是随着百草枯被禁,草铵膦的前景非常好。从2012年开始增设了草铵膦生产项目,目前在除草剂中占比约50%。公司对这个产品的未来信心十足,现在在努力加快生产和拓展推广渠道。

  草铵膦主要应用在经济作物上,但是也有人士认为,草铵膦应用在大田上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北方玉米区已经开始接受草铵膦,随着土地流转的不断加强,大基地大农户意识也在发生变化。以玉米苗后除草为例,虽然亩成本在3-5元占主流,但对着杂草草相不断演变,常规烟嘧莠去津或硝磺草酮莠去津已经无法解决恶性杂草问题,而苞卫等高价位产品也在逐渐占据高端市场,使亩成本逐渐拉高至15-25元,从这个成本来看,玉米田接受草铵膦只是时间问题。农资经销商唐立高认为,从草铵膦推广应用的情况来看,除了在华南的经济作物等高附加值区域比较成功外,在传统的作物种植业区却并不被看好。当前批发草铵膦的代理商把“渠道利润”看得太高,把草铵膦作为一个除草剂新品种上市推广,但减少了零售商的利润空间,造成推广被动。而据另外一个经销商说道,浙江永农百速顿的成功,与选择好的经销商,找到对路的推广方向有关。“当前假冒草铵膦泛滥,主要是市场需求量大,而正规企业供应不足。市场上有假冒草铵膦的产品套用百草枯、草甘膦的证件,或是直接冒用一些正规企业的证件和外包装,而产品实际上却是百草枯、草甘膦等除草剂,我们还曾收集到20多种假草铵膦的包装图片。”广州市瑞丰年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黄荣俊表示。

  如果说,前几年,百草枯被禁前,草铵膦是市场导入期,那么,现在的形势,则是草铵膦绝佳的机会争夺期,这块蛋糕,如果还在犹豫要不要瓜分,那可能很快就会失去机会。但是,笔者也不建议盲目投资,在没有核心的生产工艺以及资金之前,还是不要盲目占位,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企业!

  敌草快一个新的市场契机

  敌草快是全球仅次于草甘膦和百草枯的第三大灭生性除草剂,主要用于阔叶杂草居多的地块,对恶性阔叶杂草特效,除草更彻底,杂草没有抗药性除草效果好。比百草枯毒性低,比草甘膦和草胺膦除草快捷高效。

  目前敌草快的缺点主要在于其成本高且杀草谱有限,与广谱性的百草枯相比有明显不足。虽然敌草快跟百草枯的使用效果很像,但是,敌草快不但在效果上没有百草枯好,价格更是高了一大截。也有厂家开始研究草甘膦或者敌草快的复配制剂,希望通过复配的方法能够达到百草枯的效果。虽然目前价格稍高,但百草枯被禁限,无疑给敌草快带来了巨大的成长空间。

  由于敌草快比草甘膦优秀的防除效果,以及比草铵膦低出很多的价格,不少企业也比较看好敌草快作为百草枯的替代产品。

  “企业的敌草快也是正在储备的一个项目,今年刚刚启动,这个产品在百草枯退市后会迅速上量。”济南绿邦化工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李庆新表示。

  南京红太阳与今年年初在国内市场推出了灭生性除草剂“翻锄”20%敌草快阳离子水剂。红太阳是国内最早进行敌草快开发与加工的企业,是国内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开发生产增稠增效型敌草快水剂的企业。红太阳推出的这款产品,除草效果与百草枯相当,亩用量比百草枯少,成本与百草枯差不多。

  敌草快在国外用了40年,国内发展比较晚,杂草抗性还较少。因此敌草快是防治通泉草等对百草枯已经产生抗性杂草的有效药剂。

  目前在不少地区,敌草快的市场占有率并不高,而且它的价格比草甘膦高一半,杀草谱窄,但是百草枯退市后,敌草快只能顶上去,市场的上升空间很大。笔者认为,国内企业还需要进一步降低敌草快的生产成本,同时抓住敌草快复配制剂的研发,这是除草剂企业一个新的市场契机。

(文章来源:农药经销商)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1575.63 27.29 +0.0%
玉米 908.54 2018.98 +0.0%
猪粮比 -- 13.52:1 0.0%